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之心

因为太在乎你,所以忘记了自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日记摘录之  

2009-06-01 16:42:49|  分类: 心情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原创】    李庄印象

这次,几个同事约好去李庄游玩,我很高兴。小时侯,听父亲说:“李庄那里有长江,江边有女娲娘娘补天剩下的石头,石头非常的坚硬,很好看,也很好玩。”他指着一条光滑圆润的舂石说:“这就是我从江边捡来的。”当时我看了,觉得它十分漂亮,青灰黑色,上面有些斑点,颜色各异,手感细腻舒服,我和伙伴们扮“锅锅谣”时,就用它舂过石子和瓦片之类的东西。大人们常用它来舂花椒和辣椒之类的东西,但它从不曾受损过,慢慢地我便坚信父亲的话了。我相信,在长江边上,有一个叫李庄的地方,那里有着世上最美的石头。于是任何时候我都想去李庄游玩,希望能找到比父亲捡到的更好看的石头,但总是由于各种原因,到现在也未曾去过。

这次的去,我是很高兴的,虽然知道了女娲补天只是传说,但漂亮的石头我却从没怀疑过。一走出家门,享受着阳光,享受着青山绿水,仿佛一切世俗情缘都忘掉了似的,脑子里只记着那江边的石头,只记着那古老而神奇的李庄。

坐上汽车,让风儿吹进来,凉凉的感觉真好,心儿也随风飘逸起来。那路旁的点点新绿,那座座静静而立的小山丘,仿佛此时都和我亲近起来,又似乎要拥抱我,都渐渐地向我靠紧过来。汽车在飞奔。

当同伴说“到了”的时候,汽车便“嘎”的一声停住了。我走出汽车,眼前一片开朗,浩浩荡荡的长江水展现在我的眼前。在家乡自以为大的涪溪河,在这里都惭愧的低下了头——它轻轻地翻着浪花,悄悄地挤进江水里,再也看不着它的痕迹。

我跑向江边,希望能找到女娲娘娘补天用剩的石头——那七彩斑斓的石头。可江边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个大大的沙滩。我想,或许父亲说的不是这里。但放眼望去,只见江水茫茫,长江在崇山拥抱间与天相接,哪里才是那漂亮石头生长的地方啊?听同事说,到李庄还有一段路程,于是我又想,或许在那里能找到。

登上船,江风轻柔地抚着脸,凉凉的。太阳在天空嬉笑着,她把她的绣花金针投向江面,金光四射,连她在水中的倒影你也不敢看。江面上,远远的,有一只小船,或许是打渔船,它如同一张树叶,在水波中飘荡,我都为它担心起来,心想:“浪再大一点儿,它就会被浪打翻,沉下去的。”再看江两岸,依旧是沙,石头也并不那么奇特,更没有父亲给我介绍的那么好看。同事见我望着江边的沙滩出了神,戏弄我说:“莫非你想去江边淘金子。”“淘金子?”我第一次听说。同事看我很震惊,便向我说起淘金子的事。据他说,先前都有人在江边淘金,一天只要淘到一颗绿豆大小的金子就足够了。我想:“如果我也生活在江边,肯定我也会那样做,或许淘得的金子比他们的还要多。”

正当我们还在讨论淘金子的事时,船已到了李庄,只可惜还不见那女娲娘娘补天剩下的七彩石。“李庄那么宽,或许在别处。”我这么想。

到李庄的第一站,便是奎星阁,奎星阁坐落在江边,漆用古漆,窗户有雕花,色彩也较艳丽,坐在里边,既有古雅之幽气,又有现代之活泼。登上奎星阁,李庄的全貌几乎可以一览无余,李庄的街道和房屋都是小青瓦,或许古镇的“古”的意义,有一半也源于此吧。

下得楼来,听说李庄还有几处古迹,诸如旋螺殿、东岳庙等。于是又约好去看看。

旋螺殿离李庄也有一段路程,坐车来到旋螺殿对面看它时,似乎还有些古气,青色的瓦,瓦上堆积了些枯枝败叶,其间还长出一点儿绿来,好像历经沧桑。旋螺殿周围是浓密的树林,葱葱郁郁,也显得有几分幽远。走进旋螺殿看它时,才发觉,它是一个全木质结构的亭子,木头与木头之间衔接巧妙自然,只可惜细看它时,才发觉它是现代仿古的杰作,漆明显是仿古漆,门窗很明显地感觉出是后来修补上去的。自己心中有一种隐隐的被骗的感觉。

离开旋螺殿,又去东岳庙,来到东岳庙,东岳庙正在维修,好像才刚刚开始,几个工人的身边,堆放有好几扇破旧的木门,只听见锤子敲得叮叮当当地响。

东岳庙建成四角院,其中心也建了两座房屋,成“一”字形摆放,房屋几乎是木质结构,瓦也是青瓦。整个建筑看来,真正地显得有些苍凉与古老了。那精美的窗花(窗花是用古黑漆漆的),玲珑别致。雕刻有花、鸟、虫、鱼之类图案,其图案构思巧妙,形象鲜明,轮廓清晰,线条圆润流畅,很富有诗情画意。只可惜有些被雨水浸蚀了,一些散落在地上;还有一些被人为地损坏了。其间的两座房屋都有东西南北四柱,立于墙角或吊檐下,上面也雕刻有似乎是龙、狮子、人物之类的东西。这些雕刻神秘而庄重,雕刻的手法是完完全全的艺术化了,乍一看,看不出它究竟是什么,只要你心里想到什么,它好像就像什么。在这样的境界里欣赏,你的思绪会被它从喧嚣的现代牵到宁静的远古,从白雪皑皑的山峦牵到一望无际的平原,从荒无人烟的沙漠牵到波涛汹涌的大海,这时的你已经不在是你了。

从东岳庙出来,看到几个工匠正在专心致志的修理那几扇破旧的门,他们的身旁分明又多了一堆刚到的木头,心里想,维修之后的东岳庙是什么样子呢?当我们离开时,我忍不住再回过头来,看一看即要远逝的东岳庙,心中总有一丝担心,也不知担心着什么?

离开东岳庙,我说:“去长江边玩,听说有很多好玩的石头。”几个同伴只是咯咯地笑。他们说:“月亮田还没去呢?那是梁思成的故居。难道你不想去?”于是又去月亮田。

虽知道月亮田的名,却不知月亮田在何处。看见几户人家,住家的人也很和善,一问,便知月亮田在何处了。

到了月亮田,却还不知梁思成的故居在哪里,再问,才沿着路人指点的方向去找。到了,门却锁着,一个小女孩在那儿玩。我们问:“门能开么?”那个女孩说“能”,说完,飞也似的跑了。不一会儿,来了一位中年男子,我猜想,大概是那个小女孩的爸爸。他把门打开,示意叫我们进去。

屋里空荡荡的,中堂一角摆着一张木桌,桌上放着梁思成夫妻的相片。看到这张相片,使人又回想起历史,心中难免有些凄凉。想当年他们夫妻俩生活在这里时,这里该是多么的繁华,如今,物是人非,空空的屋子,静静的,只有细细的风儿在屋子里打转,在身边萦绕。

除了相片,再也没看到梁思成夫妇留下的其他别的什么。我们便要离开,那个中年男子却叫住了我,要我们签个名,留下一两句话。我签完名,留下这样一句话:“曾经抱着梦想来,如今抱着梦想去。”

离开月亮田,我便要他们去江边玩,可同事们都说“累了”,于是只好作罢。

回去的时候,路过一个庙宇,外面围墙围着,围墙上写着“南阿弥陀佛”,里面烟雾缭绕,进香的人儿来来往往,热闹非凡。他们要去,我却不去。他们也只好从了我。

回家的时候,太阳正要落下山去,它把金光洒向江面,江水便荡荡而生辉了。站在船头,望着这滔滔江水,胸中总有那“大江东去”的豪情壮志了。虽然这次没有寻着那七彩的石头,但心中还留着这样的一个美好的梦想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3年 农历 2月27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